d88尊龙客户端

你的位置: > d88尊龙客户端 >

狂徒王濛_解说_女儿_王春江

已阅读:次  更新时间:2022-08-12 16:33  作者:admin  

  北京冬奥会开幕以来,王濛出奇地成为高频词汇,无论是社交平台,还是其他网络客户端,几乎每天都会被她的名字刷屏。

  2022年2月5日,中国短道速滑队夺得混合团体2000米接力赛冠军后,她先是以“唠嗑式”解说连上7次热搜,之后又因“力挺安贤洙”、“把武大靖踢出直播间”等话题,陆续登上热搜排行榜。

  “我的眼睛就是尺,肯定赢了。”在观看赛场直播的解说间,王濛站起身,手舞足蹈着,以一口自带幽默属性的东北话,解说这场紧张赛事。

  1992年,8岁的王濛在一次立定跳远中,取得2.05米的好成绩,这一数据远远超出同龄的男孩和女孩。

  8年后,16岁的她在全国九运会的短道速滑1500米决赛中,荣获第三名,摘得铜牌。也因此,她被更多的专业人士看到,得以调至国家队。

  入队两年,王濛第一次参加世界青年锦标赛,荣获了女子500米冠军,成为中国第一位世锦赛冠军。

  1984年7月9日,黑龙江省七台河市的煤矿工人王春江家又添了个女儿,他们给她取名王濛。

  王濛打小就一头短发,爱和男孩儿们玩在一起,枪剑、棍棒等玩具,陪伴着她走过童年。

  这些喜好,全都有来自父亲的支持。王春江喜欢儿子,家里却只有两个女儿,因此,他把对儿子的期盼,悉数寄托在小女儿王濛身上。

  他叫她“老儿子”,纵容王濛玩男孩钟爱的娱乐项目,反倒对大女儿买布娃娃的行为,表现出冷淡的神情。在父亲的宠爱下,王濛无忧无虑地成长。

  小时候,王濛淘气,时常在课堂上坐不住。通常是前半节课在听讲,后半节课就在位子上自己玩自己的。尽管不爱学习,她的成绩也依然较为优异,这成为她一直津津乐道的一件往事。

  王濛活跃、好动,曾因沉迷《少林寺》而喜欢上武术,家里人打算将她送去少林寺习武,后来因学费高昂而不得不作罢。

  那些年,《西游记》也成为王濛最爱看的其中一部剧,她对孙悟空能够上天入地的高强本领心生向往,为了模仿剧中人物,小王濛把家中电视机上的天线撅掉,当作金箍棒拿在手里把玩。

  老电视机上的天线可以伸缩,她将它藏在袖口,用力一甩,就仿佛变出一根金箍棒来。那一刻,王濛便得以化身除恶扬善的孙行者。

  有一次家里盖房子,王濛便和工匠们凑热闹,和水泥、上房顶,玩得不亦乐乎。多年后的采访中,王春江将女儿当时的行为戏称作“上房揭瓦”,甚至还要去原住址指认一下“作案现场”。

  幼时的王濛顽皮、执拗,即使玩纸枪炮炸破了手,也改不了她贪玩的属性,“看都看不住,一转眼没了,出去了。”王春江说。

  业余体校教练马庆忠看到王濛的跳远成绩后,笃定她是可塑之才,先后两次登门拜访王濛父母,试图说服他们让女儿进体校。

  王春江夫妇却有自己的打算,他们早就为王濛做好了人生规划。像大多数父母那样,他们希望她认真读书,接下来考初中、读高中、上大学,将来再找一份稳定的工作。

  而小王濛,却让父母的计划落了空。三个月的时间里,她每天放学后偷偷跑去体校,跟着教练上冰。尽管没有任何基础,她仍旧比其他孩子做得好。

  那是她第一次体验到滑冰的快乐,日后王濛形容当时的感触,“像只小燕儿,飞起来的感觉太好了。”她享受这种自由自在的状态。

  看着眼前这个拥有运动天赋的女孩对滑冰有热情,马庆忠再次去到王濛家里劝说。“三顾茅庐”后,他终于如愿收下这个学生。

  此时的王濛,刚刚长到10岁。没有人知道,若干年后的她,将会成长为获奖无数的世界冠军。也没有人知道,她会凭借除专业能力之外的鲜明个性,一次次火出圈……

  正式学滑冰后,需要克服的问题接踵而至。当时的体校住宿环境差,床是由几块木板临时搭建而成的,屋里冰冷潮湿,没多久,王濛和其他伙伴们的身上就起了湿疹。

  上冰训练的条件也不尽人意。冰场在室外,白天一旦出太阳,会导致冰面融化,为了在结实的冰面上练习,他们通常要等到凌晨一两点钟浇冰后,才开始穿冰鞋上战场。

  最初练习时,王濛脚小,找不到合适的冰鞋,经常会把脚磨破流血。但她从不叫苦,只要能上冰,就永远是一副畅快的模样。

  等到年纪渐长,身体逐渐发育开来,王濛的体重蹭蹭窜了起来。过高的体重,使得她逐渐丧失滑冰的优势,连最初看重她的教练都叹了气。

  不服输的王濛在妈妈的管理下,正视自己的窘境。她努力减肥,除了每天风雨无阻地坚持跑一万米外,只吃一小碗饭,饿了就啃黄瓜充饥。

  命运的第一次转折,就发生在此事之后。16岁那年,她因参加一场体育赛事,被国家队选中,从此开始了“濛主”传奇的开挂式人生。

  美国名将阿波罗曾说,短道比赛不可控因素太多,对胜负很难作出绝对准确的判断,但“有一个项目是没有任何悬念的,就是女子500米,(冠军)肯定是中国王濛的”。

  温哥华冬奥会上,王濛500米夺冠后,开始发烧,甚至到了需要吸氧的程度,此时她也正处于生理期,教练建议她退赛,王濛却坚持上场。最终,她凭借强大的意志力一举拿下1000米的金牌,以及3000米接力赛的冠军。

  就像队员们给她起的那个外号,“王大拿”,意思是,只要有王濛在,就能拿冠军回来。

  不过王濛也有沮丧的时候,有时因被判犯规,她会气冲冲地跟裁判员对峙,尽管最终的结果不会改变,她依然要让对方知道,“下次再给王濛判罚,可判可不判时,要好好想一想。”

  为杜绝赛场上与别国队员因碰撞推挤而被判犯规的现象,王濛曾暗暗发过一次誓,她要让所有国家的队员都跟不上自己,“让你们连我的影都看不见,看你怎么判我。”王濛在一次采访中说。

  很多时候,她都做到了这一点。尤其是在她最擅长的500米速滑比赛中,王濛通常会以碾压式的实力甩出其他人很远,最终伴着解说员激动的口吻,毫无悬念地滑过终点线。

  王濛自信、直爽、叛逆,也霸气,她永远抱持着“我不要第二,就要冠军”的信念。

  这种自信源于实力,她总是毫不谦虚地宣称自己“在500米速滑比赛中无对手”。因此很多时候,赛场上的王濛,看起来格外放松。让她出圈的“背手滑”“大爷遛弯儿式”场面,频频出现在多次比赛的视频中。

  2013年短道速滑世锦赛女子1500米预赛上,所有对手都在奋力冲刺,只有王濛背着手,跟在后面“遛弯儿”。

  只剩下最后四圈时,其他人开始拼命加速,王濛依旧不紧不慢地滑。当解说员“恨铁不成钢”般地加快解说语速时,王濛始终保持着我行我素的姿态。

  直到最后的两圈,大魔王才真正发力。她在一瞬间超越了所有对手,滑行到了第一位,而这一过程中,王濛全程背着手,连摆臂的动作都没有。直到滑过终点线,都是一副轻松自然的状态。

  美国NBC(美国全国广播公司)曾评论道:王濛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超越任何选手,是世界上最好的短道速滑运动员。

  而面对媒体“为什么喜欢背手滑”的提问时,王濛却以一贯的幽默口吻回答说,“你得装啊。就是滑不动,这手也不能拿下来。”东北人的直言豪爽可见一斑。

  然而这样一位顶着无数光环的大魔王,也有被制服的时候,那个人就是李琰,也是后来与她情同母女的恩师。

  2006年,40岁的李琰被聘请回国担任短道速滑国家队总教练,此前,她曾是国家队运动员,退役后在斯洛伐克、奥地利、美国等地担任短道速滑教练。

  直言直语的王濛遇到雷厉风行的李琰。一个是21岁,年轻气盛的世界冠军;一个是人到中年,执教多国速滑队的专业教练。

  本质上,她们是性格相似的一类人。同样美誉满身,同样不轻易服输。因此,自打相识,两人的关系就是从敌对状态开始的。

  李琰的到来,使得原本负责王濛的教练回到了地方队,这是第一个让她感到不舒服的地方。加上自国外归来,李琰在训练方式和训练力度上都有所创新,使得王濛感到不适应。

  另一个让她讨厌的小细节是,王濛无法忍受李琰在说话时夹杂英文。种种矛盾,让缺乏沟通的两个人逐渐疏离,甚至暗中积下怨愤。

  她能明显感受到,李琰将训练的精力放在了更年轻的一些队员身上,比赛前也总跟他们商讨战术和注意事项,而对王濛的关注则有所缺失。

  2007年,长春亚冬会短道速滑500米决赛现场,王濛冲线夺冠后未与一旁的教练李琰击掌。女子1500米决赛后,最被看好的大魔王只摘得了铜牌。当媒体的镜头对准王濛时,她有些赌气地说:“教练没有给我制定任何战术,只问过我一句话‘你知道怎么比吧’,所以我会自己申请回地方队,国家队的训练不适合我。”

  这段赛后发言充满了火药味,有媒体以“炮轰”教练为题,将师生二人的关系写进新闻。话题沸沸扬扬见报,王濛很快就因当时的言论受到禁赛3个月的处罚,李琰也被要求反思。

  有了这段经历,两个人都试图多沟通、了解对方。等到再次面对面相处时,她们找到了一个共同目标:都想为国家多拿金牌。

  “只要目标是一致的就可以了。”王濛说。她开始乐意跟李琰交流,无论是战术、训练上的问题,还是生活中的方方面面……有时还会和李琰开开小玩笑。

  另一面,李琰注意到王濛与众不同的滑行姿势容易对腰部造成损伤,便当着全队20多人说道:“像你这样爆发力好的选手,不需要一直这么磨。什么时候你觉得训练强度够了,你可以不滑。”

  李琰的用心不止于此。为更好地挖掘王濛在短道速滑500米项目中的优势,很多时候,她会留下王濛,单独对她进行加练。受到特殊对待的王濛,感到自己被重视,更加努力地精进自己的滑行技术。

  “我们东北人好面,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丈,看到李琰教练给我台阶,我就会更加努力,绝不给她丢脸。”

 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的赛场上,王濛卫冕女子短道速滑500米的冠军后,先是在场地上滑了一圈,之后朝着李琰坐着的教练席跪倒,连磕了两个头,随后起身冲向李琰,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痛哭。

  时隔9天,她以1分29秒213的成绩夺得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1000米冠军。至此,李琰带领的速滑队史无前例地包揽了女子项目的全部4枚金牌。

  从最初的“炮轰”,到冰释前嫌,所有的不快都在温哥华冬奥会上的一个拥抱中结束。

  王濛甚至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透露,如今的她与李琰教练几乎每天都要联系。有一次训练时,正赶上恩师去美国度假,两人便每日互通邮件,及时分享和聆听各自的生活日常。

  在一次访谈节目中,李琰曾说起见到王濛的初印象,“很有个性的一个小孩,实力非凡,但我当时看她就是‘挑刺’去的,我必须看到她的缺点,才能帮助她提升。”

  通常情况下,王濛看起来大大咧咧,但与她那直率性格形成对比的,是她的细心。

  在器材的研究和管理上,王濛是队伍里最专业靠谱的人。队友们每天花10分钟磨冰刀,她则花上一个小时来整理器材。

  一次1500米的比赛中,周洋的冰刀折了,换上备用冰刀后,依然成功夺冠。这件事的关键是,周洋的冰刀一直是王濛在管理。后来,李坚柔的冰刀也归王濛管,“被我管过的都拿冠军了。”王濛笑道。

  她酷爱清爽的发型,看到周洋染了好看的发色,会赶着去同一个店里染相同颜色。看到最近流行什么新发型,也会急于去尝试。

  在团队里,她与队友关系融洽,当年刚进到国家队,一群姐姐们就围着她帮忙化妆打扮,给她穿旗袍、高跟鞋,甚至连眉毛都帮她刮。等到各位姐姐们退役,她成为里面的大姐大,这群小孩子们把她当作了主心骨,在房间里贴上她的照片,还给她的房间放了很多布偶娃娃。

  但外表坚硬的大魔王从不承认自己内心的柔软,她只说,娃娃是别人送的,大多来自周洋。

  2014年,距离索契冬奥会开幕只剩下22天的时候,在上海备战的王濛与队友训练时偶然发生碰撞,摔出了赛道。导致右脚内外踝骨双骨折,最终无缘索契。

  之后,她带着一丝遗憾淡出了短道速滑赛场,但却一直未曾离开自己热爱的滑冰事业。

  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,她与黄健翔搭档,负责解说短道速滑赛事。没想到第一场解说就带她再次出圈,之后连续登上热搜排行。

  我们可以来看看她的解说到底有怎样的感染力,随便一句直白的话,都能让人忍俊不禁。以至于有人说,王濛最好笑的解说,永远是下一句。

  在北京冬奥会随后的比赛中,每一场短道速滑的解说,王濛都以犀利、专业的点评,频频出圈,也被网友冠以“濛主”的称号。

  但凡跟王濛扯上关系的话题,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热搜排行榜。有网友评论道:王濛是短道速滑界的大魔王,解说界的样板房。

  人们爱王濛,爱她的坦率、真诚,又爱她的不那么会“做人”,爱她的狂、个性张扬背后的实力。

  运动员时期,王濛曾两次离开国家队。第一次因为和教练李琰不和,第二次因为外出喝酒和领队大打出手。

  成为国家队教练时,王濛也认死理。一次比赛因为“踢刀”,荷兰队被判直接进入决赛。王濛不服气,找相关技术代表详聊2个多小时,弄清楚规则。后来,当2022年北京冬奥会中国队遭遇“踢刀”时,王濛第一时间给出准确的判断。

  前几日,王濛在直播时,武大靖给她刷火箭,晋升为榜一大哥。王濛则直接将武大靖踢出了直播间,“你咋在这儿呢?你回去休息,好好准备后面的比赛去!”

  狂,来自底气;傲,来自实力。正是王濛一次又一次这样的“真性情”,才一次又一次赢得人们的喜爱。

  那一年王濛18岁,第一次代表中国队参加冬奥会。在女子500米短道速滑的赛场上,初出茅庐的她一骑绝尘,力克多位好手,拿下金牌。

  后来,她线年温哥华冬奥会,在女子短道速滑500米、1000米、1500米的比赛中,她成功战胜数量众多的韩国好手,拿下3枚金牌,成为中国短道史上第一个三冠王。

客服时间:(9:00-18:00)
(周六日休息)